×

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

《芳华》影评:在炼狱中修行 | 客座

[复制链接]
2018-04-12珺哥的电影课堂我要关注

文 | 白日梦想家 编辑 | 珺先生


本期客座,白日梦想家来稿,聊聊他心目中的《芳华》。下面是正文。



金庸先生在《天龙八部》的书目中写道“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这是对书中天山童姥、李秋水和无崖子之间爱恨纠葛的叹息,却不妨搬来看作《芳华》里刘峰和何小萍聚散离别的感慨,同时也是冯小刚和严歌苓对于逝去青春的缅怀。


何小萍因为“家人”的叛离和与社会的格格不入,靠着异于常人的舞蹈天赋,在刘峰的带领下,满怀着热情与希望进入了文工团。


在那样一个众所周知的时代背景之下,文工团无疑成为了罗兰·巴特笔下关于“希望”、“浪漫”、“热情”的经典能指,然而文工团却与外界没有实质的区别。



自此,何小萍在与文工团相遇后进入了她人生炼狱中的第一层――天堂的炼狱。


在文工团中,何小萍原以为她会逃离往日生活的痛苦与被猜忌,遗忘世界的苦难与不公,诚然,她在刘峰那里得到了片刻的宣泄与安慰,享受到了暂时的安宁与快乐,但更多的是“借”军装后来自室友们的敌视,是自身散发“馊味儿”后文工团战友们的嘲讽。



而这种敌视与嘲讽却是不容她稍作解释的――因为她有一个深陷牛棚的并在他逝世很久后才知道其死讯的父亲。当活雷锋刘峰李代桃僵下放伐木场后,何小萍对文工团的本质不再存疑,毅然放弃文工团女一号的位置,自我放逐至越战前线,开启了她人生的第二重炼狱――肉体的炼狱


比起文工团生活要遵守的成规与惯例,战场上的规则就简单也残酷的多:生存还是毁灭。这个生存法则的最佳体现是那个重度烧伤的十七岁小战士,小战士用他的方式给予了何小萍片刻的别样“关怀”,小萍也因为拼死保护他而获得英雄勋章。



何小萍就好像《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那只能消化高粱面膜的胃口”一样,经受不了这种意外的宠爱和恩赐。于是进入她人生中的最后一重炼狱――人生的炼狱。


已经疯了的小萍在命运之手的安排下作为观众看了文工团“大轴戏”,坐的是“特殊人士”才能坐的位子,面对舞台上最后的缤纷光影,她独自来到草地跳起两个人才能跳的舞蹈,那娴熟的舞姿也解释了之前在文工团的时光她为何总是在深夜才返回宿舍。



在这次独舞中,何小萍的三次“修行”的成果尽数体现,从炼狱中脱离出来,进入了一种虔诚的典仪之中,洗礼了灵魂,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安乐和独处;到达了一个无比庄严、美妙和清宁的世界。


而刘峰也经历了他的三次“修行”:活雷锋——臭流氓——越战退伍老兵。与何小萍走出郁于灵魂的自卑感所不同的是,刘峰一直未变,他仍然是一个活雷锋式的人物,可惜面对商品经济的浪潮,昔日的活雷锋与战斗英雄显得和社会格格不入。



或者我们应该庆幸刘峰的不变,庆幸刘峰没有变成吃、喝、嫖、懒,被人摘了心的,只剩个高大的肉架子,等着溃烂,预备着到乱坟岗子去的骆驼祥子。而是依然坚定信念与价值,甚至卖书来传播、兜售信念与价值,虽然这样的不变使他饱受岁月的洗礼且在修行中拿一只胳膊喂了饥饿的“鹰”。


在警察与刘峰“讲道理与法律”之时,出现了影视作品中经常出现的“巧合”――刘峰与郝淑文和萧穗子在数年后相遇,从而使观众产生了幼时的鲁迅那种“破获秘密的满足”,并引以为豪,但观众却并不愤怒“他瞒了我的眼睛”。



冯小刚这位以贺岁片起家的导演近年来一改以往商业喜剧的风格,迈入了曾经被称为“中国的电影新浪潮”的第五代导演的艺术路线。有趣的是,曾经被“小兵”冯小刚称为“将军们”的第五代导演像是张艺谋和陈凯歌,近年来却陷入了商业与艺术的泥淖中瞻前顾后、无法自拔。


在“大师已死”、“作者已死”的当下,电影成为尘世间的教堂这个议题已无须设定。银幕内的刘峰和何小萍在《芳华》中挥洒着留有时代印记的芬芳年华,银幕外已接近耳顺之年的冯小刚导演还在追求着他的“作者性”和大师梦。又何尝不也是一种修行呢?

END
?


700.jpg (61.33 KB, 下载次数: 2)

《芳华》影评:在炼狱中修行 | 客座 - 注册免费领红包网 - 700.jpg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微信分享

已有(2)人评论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腊梅 发表于 2018-12-7 14:33:33
真的是大师
板凳
小柒 发表于 2019-2-7 16:53:50
说的好好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复 返回 顶部